武汉封城夹缝中的市场有多坚韧

   更新时间:2020-07-18 10:47  
 

  步行到离汉街不远的一条街上,上千米长的街道各种店铺都关门大吉,但超市、水果店、药店还在。

  1月26日拍摄的武汉黄鹤楼和长江大桥(无人机照片)。(新华社记者 熊琦/图)

  这几天,手机刷屏的是武汉关键物资稀缺,关键物资是防护服、口罩、护目镜、医用酒精等。

  另一个现象是,留下来的900万人的日用品如何供给。跟医院一样,他们也买不到口罩、医用酒精、白醋等与抗疫有关的东西。但比如蔬菜、水果不缺,原来价格贵过牛肉的猪肉,现在反而供给充足。

  有人可能会认为,蔬菜、水果、食品等日用品供应充足而口罩稀缺本来就是很正常的现象。难道会出现这种情况:防护服、口罩之类物资供应充足,而蔬菜、水果、食品出现稀缺?如果说今天的中国也算一个丰裕社会,堪称丰裕的商品首先就是蔬菜、水果和食品了,这些东西已经到了不值钱的地步;而防护服、口罩这类东西,平时消耗少,生产者和商家都没有扩大供给的激励因素,现在疫情暴发,供给不足似乎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其实,事情并非这么简单。武汉1月23日封城,一个复杂的市场巨系统如果不是猝死,也是突然停摆了。现在新冠肺炎肆虐,各行各业的人都宅在家里,甚至很多政府部门管理者也是靠网上发号施令,人与人尽量保持距离。很多商人的心理也是如此,宁可少赚几个钱,也不冒那个险。

  春节期间,我曾上街几次,每次都在社区和闹市区转上一大圈,发现正是一些不稀缺的物资,市面上营业点最多,供应充足。

  在小区沿街门面,一直有两家超市、一家水果连锁店、一家药店还在营业,其他酒楼、烟酒店、时装店、宠物旅馆、三家早餐店、几家茶叶店都是铁将军把门。问那家药店有没有口罩,答曰“没有”。再问那家水果连锁店为何现在还营业,正在包装水果的青年店员介绍,他们是全国统一春节期间照常营业。问他春节、疫情期间营业有没有加班工资或特殊补助,答曰没有。

  步行到离汉街不远的一条街上,上千米长的街道各种店铺都关门大吉,但超市、水果店、药店还在,情形与我所在小区沿街商业门面的情形基本一样。所不同者,这里有一家顺丰速运的营业点,有快递小哥三三两两地站在门口。

  我有一种感悟,就是市场的力量未必很强大,但是相当有韧性。正是疫情期间照常营业的那些超市、水果店、药店,保障了我们每个人基本的日常需求。而市场上稀缺的东西,虽然全国各地各界纷纷捐助武汉和湖北,现在能够在武汉天河机场降落的只有援汉援鄂物资的飞机,但连医院的医护用品库存都已经告竭。

  市场使资源实现最优配置,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常识,但也有人是市场的怀疑派。在这些人看来,像超市、药店等行业是受政府规制的,政府要他们春节期间保障供应,他们就不得不照常开门。比如在武汉,超市主力军是中百集团的中百仓储、中百超市、中百便民店系统,是地方国资控制的,其保供应的做法似乎不能算单纯的市场行为。

  其实市场就是市场,国资介入超市体系只是起到稳定物价的作用,而不改日常必需品供给市场化的基本面。日常必需品具有需求刚性,这为供给方盈利提供了一定保障;但因为丰裕,加上市场竞争充分,日常必需品行业利润很薄,家乐福的连年亏损即缘于此。但刚需又使盈利成为可能,所以不停地又有新的竞争者加入,希望通过创新商业模式赚钱。这进一步强化了市场竞争,也进一步增加了市场供给。

  当我问水果店女老板为什么在非常时期照常开业,她告诉我,她年前进的水果如果不卖掉就会烂掉,她不得不开业。既然要开业,她的丈夫当天就干脆又到水果批发市场,进了更多水果。据她说,武汉最大的果批市场现在生意冷清,但家家开门坚守。

  市场可能不是万能的,但在一般商品的供给方面,市场是最佳配置机制,这是常识。正如经济学家阿马蒂亚·森对饥荒的解释,饥饿是因为人们的食物获取权的丧失,而非现实世界绝对缺粮。无论如何,避免垄断,让更多主体参与供给,才可以立竿见影地解决问题。